七华夜

一个致力于发刀的新司机上路

ಥ_ಥ推本书

真真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他俩斗来斗去死的都是别人,不是耽美,看着比耽美更带劲,甚至能想象师兄到冥部卧底几十年给师弟送梳子的画面,躲来躲去找来找去,明明谋算着杀了对方,还能暗搓搓的传小纸条,这到底是什么神仙操作!!!

凛冬cpp13的季节:

我给你们推荐一本书吧

书里主要讲了一对天才绝艳的师兄弟的大道之争

师兄多情,对人间的事总想插一手

师弟无情,除了修行飞升没啥想要的

但是师弟是被师兄带大的,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无情的师弟只听多情的师兄的话,师兄喜欢打麻将,他就学会了打麻将,因为打麻将不能三缺一,师兄喜欢吃火锅,他也只能跟着吃火锅,虽然只吃清汤……后来师兄要谋万世太平,于是让他杀谁,他就杀谁。

终于有一天,他发现师兄好像是错的,于是无情的师弟就在师兄背后捅了一刀,把师兄镇压在剑狱里……

又过了很久以后,师兄逃出去了,师弟飞升失败,死了又重生,路遇一个村庄,见到了一个小孩,收他做了自己的童子,又一起重新踏上征途。

我一直在想柳十岁为何会让井九这么看重,是因为十岁对井九的忠心,还是……

“十岁他很像师兄。”

可你不正在谋划杀死你师兄,而你师兄正要布局杀你吗?

看不懂了。

自从我腐了以后啊,连看《大道朝天》都是基情四射!

我要入股太阳!相爱相杀每次算计对方弄死的都是别人,不管撕得再凶关键时刻都会默契的一致对外贼带感!虽然九十的朝朝暮暮也挺温馨,最遗憾的是赵皇帝与何太监,我要给他们割腿肉!!!

什么!居然已经月底了吗((((;°Д°))))

老夫再掐指一算,本年不宜更新……………………………………………………………………………………………………

……………………………………………………………………

知道了了知道了,马上去码字!

老夫掐指一算,本月不宜更新(๑Ő௰Ő๑)

费了半天劲锁了30来篇文,刚喘口气系统显示:一分钟前该图片被锁……

等等!哪个图片?从头翻到尾……16年的!!!

这么恐怖的吗😱ི


肉眠瑟瑟发抖😱ི😱ི😱ི

1800线小透明应该没人人会举报我吧?(疯狂锁车中)


雅君子:



想开车的太太们忍忍吧,想吃肉的话也忍一忍吧。(以前的车赶紧设成仅自己可见或删掉吧)这段时间过去就好了吧。嗯,最近清汤寡水点吧!各位。(发出不能吃肉的忧伤)


今天看到有人赞了《鬼中仙番外之七年不痒》(上),猛然惊醒,一年了(下)还没有更!!!

琢磨着要不要填了呢🤔再回头看看一屁股的坑……还是算了吧,填不起填不起……

我不是不知道怎么写结局,而是不擅长写过程,boss就放在那里,可怎么打啊?

我果然只会谈情说爱不会阴谋诡计( ̄□ ̄;)

每次看评论都是开心并无奈着,开心有人评论,无奈于为啥你们和我的关注点永远不一样?远的不说,就说《裂魂》第十三章的重点难道不是江澄强吻了魏婴?

然而你们的眼里只有狗肉火锅!

【羡澄】裂魂(十三)

江澄从容起身弹了弹衣袖灰尘,“今日劳烦诸位了,且回莲花坞暂做修整,明日在做计较。”

说罢提起魏婴的衣领召回三毒重新御剑飞起,无视众修士满眼的探究绝尘而去。

江澄也是无法,别看他表面稳得犹如一匹陀螺,实则内心简直是日了……日不起日不起……毕生的定力都用在维持镇静上,实在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深究围观修士们暧昧、玩味的眼神。

八卦之心未得到满足的修士们又将好奇的目光齐刷刷的投向在场的江氏门生,目光炯炯散发着强烈的求知欲。

江景清不愧是经过无数风浪仍顽强存活的石头小强,尽管内心是蒙圈的,但面上却挂着高深莫测的笑容。

江秭归虽不明状况,但装十三她会啊,投给对方一个尔等凡人大惊小怪的眼神。

江随衣当先反应回来,抱拳行礼:“诸位,在此别过了。”

说罢,一挥手带领一个比一个懵的江氏门人打道回府。

诸君,容我们回去串个口供先!


“砰——”

魏婴的小心肝跟着书房门一块颤,瞧江澄阴郁的脸,想着自己会被卸成几块?

“说吧,什么时候成精的?”

欸?!魏婴心道,江澄莫非没认出他来,真把他当做修炼成精的犬妖了?

魏婴突然福至心灵决定将错就错,抬起双手屈爪成拳搁置胸前,努力将狭长的桃花眼睁得圆润无辜,企图“萌”混过关。

江澄似乎真被他所迷惑,面色有所缓和,问道:“你为何变成魏婴的模样?又是从哪见过魏婴生前的相貌?”

魏婴歪头,眨巴着眼,企图继续萌混过关的同时心思动得飞快,想着编怎样一个合情合理的借口,便听江澄所有所思道。

“莫不是是你日日挨着我睡,窥见我的梦境?”

魏婴闻言眼睛一亮疯狂点头,师弟,你怎么这么善解人意呢!白递的杆子不爬白不爬。

不料江澄反手就是一巴掌,冷声道:“当谁是傻子呢!”

魏婴猝不及防挨了一下,委屈的捂着脑袋,心道,我这不是配合你么。

“到底怎么回事!你又是个什么状况?”

魏婴摊手,无奈道:“这事不赖我~至于状况……就这么个状况。”

“……”

江澄心下隐约有了几分猜测,问道:“你现在是几魂几魄?”

魏婴光棍道:“不知道。”

江澄彻底爆了,“这也不知道,那也不知道,你是被聂怀桑夺舍了吗!心里能不能有点谱!”

魏婴气势瞬间矮了一截,弱弱道:“你是知道的,我打小音律就不好。”

江澄气笑了:“所以不靠谱呗?”

魏婴嬉皮笑脸道:“还是你懂我。”

江澄:“你还骄傲了!?”

看着紫电滋啦滋啦的冒着光,魏婴瞬间怂了,江澄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两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一时无言。


随着魏婴的身份曝光,以往许多疑惑也就迎刃而解,包括那些奇怪的梦境……

江澄忍了又忍,到底还是憋不住的问出口:“你作甚亲我?”

那你作甚让我亲?好在魏婴不傻,即将脱口而出的死亡宣言在喉间滚了一圈变成:“我瞅你好看。”

魏婴可以清晰的看到江澄额角的青筋跳动,以为江澄要骂人的时候却听他道:“我是现在才好看的吗?”

敢情你一直觉得自己挺美?魏婴尚未从江澄的厚颜中回神便被一把拽了过去。

怕是要挨顿打了……

唇上柔软的触感令魏婴瞪大了眼睛,心脏噗通噗通的狂跳。

江澄松开吓懵了魏婴,“我瞅你也好看。”

说罢提着魏婴的后领往门外拖,魏婴晕晕然的摸上自己发烫的脸,想着自己在世家公子排行榜上比江澄前一名……

这一波亏了!


魏婴顶着炎炎烈日跪在祠堂外的青石板上,与江澄隔着一扇门,三丈远,门里的江澄对着排位跪在蒲团上。

江澄不但不傻,相反他很聪明,他猜测到魏婴的魂魄出现了问题,也明白了魏婴想留在莲花坞的心意,只是近来发生太多事。他心思纷乱一时难下决断,是以捧了只签筒求先人指点。

一根签,一根签的被抖落,江澄都不满意,直到签落了满地,每一根都写着同样的四个字——“狗肉火锅”。

江澄看着孤零零留在签筒里的“留”字签,叹道,莫非这就是天意?